美官员:全美新冠死亡数或远低于10万到24万预估值


贝加尔湖上吃火锅、喝着伏特加等极光、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……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,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。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,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,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。

“遇到重庆老乡,送给我一个口罩”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“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。”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,4月1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,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,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。不过,杨勇表示:“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。我打算备足粮,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,看看美景,等疫情过去。”

拉布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,约翰逊目前病情稳定,精神状态良好,正在接受标准氧气治疗,没有使用呼吸机。

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“全副武装”,有礼貌地询问情况,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。这边的规定是,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。”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,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:红菜汤和面包。吃过饭后,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。

“听听你们的意见很重要,你们认为,在现在国内许多企业都停工的情况下,是否可以缩减放假时间。有这样的可能性吗?”报道称,普京在会上提出这样一个问题。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【环球网报道】几天前,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将全国放假时间延长至4月30日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。当地时间7日,包括《俄罗斯报》、“今日俄罗斯”(RT)等多家俄媒注意到,在当天就疫情举行的视频连线会议上,普京曾询问与会专家是否可以适当缩减全国放假时间。RT说,俄专家库得列夫就此回答时暗示目前讨论这一问题似乎为时过早,可以在“一周后”疫情形势更为明朗时再回到该话题上。